青翎

一定要准备好东西,别那么早就进考场,时间要看准。
加油啊祝你们考试顺利~

#盗笔##魔道#论进考场的正确姿势(高考应援)

淡墨淋漓:

四对独立西皮段子请自行选择食用<
瓶邪(语)
黑花(数)
忘羡(英)
双道(全)
 
大写的ooc和加粗的打气QvQ
 
赶上高考就高考应援吧,那啥中考和期末的小天使请自行替换词句hhh
   
脑补了半天随手糊了几段,要喜欢就和我对比小心心呗ヾ(´∀`。ヾ)
 
以及注意魔道不是现代架空,是直接把原著人物扯到段子里来的,鬼知道是什么架空……








【瓶邪】
 
“……”
 
吴邪很无奈地说:“又看着我干什么?让我帮你考吗?”
 
“我跟你说我不会帮,坚决不帮,没商量——还看?实在不行你倒是早点说啊,我让黎簇跟苏万俩小兔崽子再报一次陪你考就是了。”

“呦,翻什么白眼,考前给你辅导了三个多月的数理化全辅进胃里啦?”
 
考场外太阳很烈,今年的六月似乎格外热,吴邪摸出一根烟点上,听见回话嘴角一抽:“行行行文理不兼容,你文科,那叫小哥教你上下五千年篆文拓本道德经你丫能背多少下来?”
 
“什么不考,我跟你说,你回头看看考场,不是想在浙大上吗?成,今年你要么在哪儿考试在哪儿上,要么回头去吴山居看店,你盟叔也该功成名就回乡隐退了。所以认真考,考不好一个月工资才五百。”
 
“他拿六百?那他还是浙大毕业的呢,你要浙大毕业过来,我也给你六百。”
 
“小哥的工资?”吴邪一笑,“他要什么工资,反正都归我。当然我挣多少,他就能用多少,谁有意见老子抽死他。”
 
“不过别有压力,考不上没关系,也就学个上下五千年篆文拓本道德经的事儿嘛,反正饿不死你。”
 
“好了不扯了,快到入场时间了,来笑一个,少苦大仇深的。”
 
“卷子拿到手,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不用琢磨七拐八绕的,写。”
 
“细心点,你一紧张就错别字瞎飘一路狂草,批卷的没带识别器,慢点往答题纸上涂,来得及,多检查几遍。”
 
“铅笔橡皮签字笔身份证准——诶准考证呢小哥?”
 
“这儿。”张起灵道,把纸质证件卡进整理妥当的笔袋中,拉好放入背包。
 
“好好考。”他说。
 
“听见没,”吴邪一勾张起灵的脖子,扬了扬下巴,“我当年下斗他都没跟我说过‘好好倒’,给你特殊待遇,要敢不努力回头就拿你喂粽子。”
 
“努力了嘛,就拿粽子喂你——肯定是端午节没吃完剩下的五芳斋啊,你想哪儿去了?”
 
考场外众人眼见着一名考生面色复杂拎包噔噔噔往考点里蹿,送人来的两名男子一位乐到直不起腰,另一位把他的烟掐了。




【黑花】
 
从下车开始黑瞎子一直在笑,笑到最后解雨臣忍无可忍“啪”的回手一巴掌,面色不善:“他娘的小爷百八十年没坐过公交车了,你这还有意见?”
 
“没有没有,”黑瞎子道,“花儿爷这一车人的票说买就买,财大气粗。”
 
“没一百以下的单张。”解雨臣道。
 
“本来你又带不了面值一千的——”
 
“的什么?”
 
黑瞎子眼看不好转移话题:“马上考什么?数学吧?”
 
“多大点事,不就数学嘛,一二三四五什么的,一长三短选最长三长一短选最短,长长短短选B,参差不齐填个C,填空题最难的不是1就是0再不根号二,大题都一个德行,你比它横就赢了。”
 
“实在不成昨天晚上教你的还记得不?团个纸团骰,准的很。”
 
“你又教什么乱七八糟的?”解雨臣一挑眉。
 
“周易摇卦,”黑瞎子一推墨镜,“不是什么乱七八糟,当年我见你就是用它算出来的。”
 
“……”解雨臣做了个深呼吸,捏了捏指节,“你还不如去庙里拜个签。”
 
“签?有啊,上星期让小三爷寄了,哑巴从灵隐寺挑的,外送了本《地藏经》,捂好了,进去之前读两遍。”
 
“那玩意儿是他妈求姻缘的吧?”
 
“……”黑瞎子想了想,“诶好像是的。”

解雨臣给他推一边去,淡定道:“卷子你就把它当解家账本写,错一个字两万,到时候拿分数抵,一分算一万,要还不上签欠条。”
 
“而且花儿爷这分分钟进账几百万的爷来送你进考场都耽误多少现钱了,也记账上。”黑瞎子冷不丁道。
 
考场外一考生现场表演了个平地摔。
 
“加油。”解雨臣笑了下,把这考生拉起来拍了拍肩,“考完了来接你。”




【忘羡】
 
“……”
 
“……”
 
“……”
 
仨人在考场外相顾无言。
 
“英语是什么?”魏无羡拿着准考证恍如正看着蓝启仁与聂怀桑谈笑风生,“听力又是什么?”
 
蓝忘机收到懵逼的目光,冷然道:“不知。”
 
“……”魏无羡一拍小苹果,“行吧,那先不管这个。”
 
小苹果赞成地打了个响鼻,嘎嘣嘎嘣嚼苹果。
 
交警走过来:“先生,考场外这片区域禁停机动车与非机动车一类的交通工具。”
 
说着目光往下一滑,字正腔圆:“生物体交通工具也不行。”
 
魏无羡勾腿一踢驴肚,伸手往后摸:“我分你一坛天子——哎呀,没带。”

“那我给你吹段曲儿听,就当没看见它行不行?”魏无羡转着陈情和他商量道。
 
交警毫不留情地予以拒绝:“英语考试全程禁止鸣笛。”
 
“……”魏无羡袖子被拽了拽,一低头,“啊?”
 
“行,听你的,说完我就走。”
 
“英语是吧?三千八百个词?还不如云深不知处四千条家规呢,你看我连四千条都背下来了,你记不得三千八?”
 
“怎么不一样,不都是看不懂嘛,不都是背来背去,我就能记得不许饮酒不许喧哗,你就能记得A开头的。”
 
“琴语你解得溜得很怕什么听力,诶,蓝湛蓝湛,你说这人的听力怎么样?”
 
“尚可。”蓝忘机道。
 
“语法如何?”
 
“不错。”
 
“阅读呢?”
 
“可以。”
 
“习作挺好的吧?”魏无羡用力强调。
 
“尚有不足。”蓝忘机直截了当道。
 
“他的意思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魏无羡立刻接道,“你别怕,我看你虽然总憋半天憋不出——”
 
考生绿着脸踏上入场音乐往考场里去,身后坐在驴背上的年轻男子笑得停不下来,系抹额的男子准确地扶住他,不让他一头栽到地上。
 
笑够了的魏无羡支着他的肩膀,荡着双腿:“蓝湛,你就是这么扫人兴,你看这人,英语考试会怎么样?”
 
蓝忘机目光向考场里一送,旋即淡淡地说:“必定能过。”




【双道】
【突然温柔的画风233
  
两位道长难得不配剑出行,站在考点外的角落里,并不引人注目。
 
“无妨,”晓星尘叮嘱,“你的功底向来扎实,安心书写便可。”
 
宋岚在一旁道:“切不能左顾右盼,考试虽考学识,但更多是看心性。”

晓星尘笑道:“这话不假,不过我也一路看着过来的,你不用担心这个。”
 
宋岚“嗯”了声,想了想,也没话可说了。
 
晓星尘又有一搭没一搭地细细聊了半晌,眼见考点外的考生基本都进了场,扫了眼时间,仍是绰绰有余,便话锋一转。
 
“我也不知高考是如何,不过白雪观弟子年终有考核,大约和你们一样,紧张到笔都不会拿。”
 
“喏,差不多,每次发纸笔前人人总是提前两三刻坐在位子上。”
 
“我?以前师父同样会考,偶尔默写功法,我向来是最后进屋的。”
 
说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趣事,不由一笑:“提前坐着依然是坐着,何必着急,只要不迟便好。你看今日若是随众人一起,步伐匆匆,到场了难免气虚,不如不急不慌慢慢走路。”
 
言罢晓星尘向旁扫了一眼,嘴角忍不住上扬:“子琛的弟子一向紧张考核,去年我带他们在考前重新温了温书,喝两杯水吃两颗糖,等到还差两炷香时才坐下,结果倒不错。”
 
宋岚的面容终于松动了,带出几分无奈:“你就惯着他们。”
 
闻声被太阳晒得东倒西歪的阿箐在晓星尘口袋里摸了摸,熟练地将糖塞进面前人的嘴里:“你不说我都忘了,赶紧含一颗,等会儿肯定能考好。”
 
小丫头歪头眨眨眼,凑在耳边狡黠道:“写完了赶紧交卷,早点回白雪观,我带你钓龙虾去。”
   


------------------------------------------------------------------------------------END------------------------------------------------------------------------------------


总之在期末季,甭管什么党都加油!祝好成绩!

此生无悔入荣耀,但求一见君莫笑
叶神生日快乐\^O^/

我恨运动会……

别人家的都是连衣裙或者衬衣……就我们学院是绿军装裤子加白上衣……哦对了还有绿军鞋……啥都不想说了,这运动会开幕式好想让人毁灭世界啊……迷之审美啊我的学姐学长们~

真的(。・ω・。)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

非著名职业周吹_胡萝卜酱:

小周怎么可以这么帅!!!!!
上一秒还一脸攻气,下一秒笑了之后我觉得自己都融化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